风度

时间:2017-08-10 20:24:14 | 作者:强哥

暖日杳霭,瑞雪漫天覆盖。

在嗅不见纸香,提笔忘字等问题频频发生的时代,人们大都只读圣贤书似地自欺欺人。虚浮沉世地召唤也让你一点一点的深陷其中。当你深陷其中之际,一声铿锵悠远的震吼,呼唤出你内心最真实的情感。

“爆爆米花儿喽——-”这一声铿锵悠远的声音划破了冰冻的冬天,荡漾在整个村庄中。年轻人都不愿从暖和的房间里出来,而他却依旧坚守着他的岗位,身后的大黄狗百无聊赖的跟在他的身后。他的声音在村里连绵不断,此起彼伏。风吹动着他泛白的头发,雪花散落在他的头发上,有显一份苍老,却又显一丝风度。

他的坚持点燃了村子里的一丝星火,渐渐的整个村子都热闹起来。老人们怀念这种味道,年轻人也抱着新奇的想法来到了村口。

那是个老男人,干瘪多皱的面孔,浑身深土色的皮肤,灰白的胡须稀稀拉拉的分布在下巴上,暗红的嘴唇早已干裂,枯柴般的手上青筋清晰可见,透露出一丝丝沧桑感。大黄狗安静的趴在稻草垛上。他慢慢地将“家伙”从三轮车上拿下来,轻轻放在地上,像对待刚出生的婴儿一般的疼惜,有显一丝温柔的风度。

这时,一位阿姨拿来玉米,他把玉米倒进椭圆形的爆筒里,又往里面放了些糖精,在严严实实地拴紧筒盖,随即转过身生起炉火。一手拉起风箱,另一只手摇动着爆筒的转柄。他的动作熟练,利索。炉膛里的火苗欢快地跳跃着,发出蓝色的光,渐渐的火光变成了金黄色。他不知疲倦地拉着转着,额角上渗出粒粒晶莹的汗珠。突然转柄停住了,他看了一眼气压计,又飞快地转起来,时不时的瞥一下气压计,转轴又再次停下。他抓起一根铁棒,缷下爆筒,把它套进布袋里,“出来喽。”话音未落,“嘭”爆筒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。人们吓得躲开了。白花花的爆米花儿迫不及待的从炮筒里涌出来,他的脸上露出的浅浅的笑容。

他将爆米花儿装袋好,亲手交到阿姨手上,“请拿好。”还不忘说上一句“提前祝您新年快乐!”这似乎是快节奏的生活中少有的亲切感,这种风度也是少见的。渐渐地已到黄昏,他收拾了东西准备回家,大黄狗陪伴着他走在小路上,只留下越来越模糊的背影,渐渐消失在路的尽头,而爆米花儿清香仍旧弥漫在整个村庄,留在人们心中。

他留住了我们心中的那片回忆,那种味道,他的风度也长久地留在了我们的心中。

淳朴风度,淳朴人情,淳朴清香。